色即是空3爱的色放

类型: 地区: 发布:2020-08-07

色即是空3爱的色放 剧情介绍

色即是空3爱的色放  “还没……”舒宁嚅嗫道,“他现在打我打的特别狠,看我也看的紧,都不许我出门,这次我是偷偷溜出来的,我害怕报警以后等警察一走,他打我打得更厉害……”她求救般地看向宁婉,“律师,帮帮我,能不能帮我离婚?能不能帮我争取孩子的抚养权?钱我不在乎,我只想要我女儿!”

  陈烁还没来得及回答,就有人抢着答了:“没有,我听宁婉说,陈烁和傅par关系可好啦,就差穿一条裤子的那种,就两人第一次见,就一见如故了,立刻加了好友,听说私下兴趣爱好也相投,还有很多共同话题呢!”

  这话下去,宁婉吓得赶紧收了眼神。

  傅峥说到这里,突然笑了笑,用非常单纯的语气继续感谢道:“不过加我微信就不用了,因为我会开车,只是平常都交给司机,确实不熟练,但不用麻烦你这么热心还私下想给我指导了。”

  ……

  “……”

  傅峥说的宁婉不会不明白,她正确的做法,应该利用在社区驻扎的时机,尽可能挖掘社区里代理费高的纠纷,诸如带房产分割的婚姻纠纷、遗产纠纷等等,如果能做出亮眼的创收成绩,自然更容易回到总部,甚至没准能被要进个不错的团队。只是……

  

  宁婉惊了:“难道你不叫傅峥???”

  听她这么一说,宁婉松了口气,她大方道:“那阿姨你先四周转转,养鸡场西边有个农贸市场你可以逛逛,等好了我们叫你。”

  傅峥在心里不断暗示自己,要大度,要镇定,不能和小年轻一般见识,自己是个高级合伙人,应该有高级合伙人的气量和胸襟,陈烁这种求偶期的斗鸡,自己怎么可以自降身价和他一般见识?他对自己的天然敌视,也不过是因为自己的优秀,小年轻面对强有力的掌权者,会有危机感很正常……

  “是,对方一开始也是这样讲,但我已经找装修师傅看过了,也找到漏水点了,就是楼上的,可楼上反正就算漏水,影响的也是我,不是她自己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反正不愿意去配合修。”韩冉无奈道,“我找装修师傅来看都留下了资料和证据,要上法院的话完全可以证明是她的原因……”

  傅峥抿了抿唇,显然还是不想去。

  傅峥却是抬头看了高远一眼:“谁说我要心狠手辣处理她?谁和你说要处理她了?不准处理她。”

  宁婉拿起粉色玫瑰闻了下,然后听到身后又响起了傅峥的声音――

  傅峥顿了顿,移开了视线:“姚康也勉强算是悦澜的租户,所以小孩的事也算是在社区法律服务提供帮助的范围内,他们家的家境看起来并不乐观,小孩他妈未来要一个人抚养他,总是需要一笔钱的,不管姚康是个什么样的人,是不是串通房产中介骗人,但他家人是无辜的,工厂私自火化遗体,本来就是违法侵权,又不愿意提供工伤赔偿和丧葬这些费用,等小孩他妈来说明了情况后,我想他们应该需要律师。”

  宁婉感觉自己的勇气又多了点:“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,和别的都没关系。”

  社区律师只是轮值工作,平日里还要靠接别的客户过日子的,宁婉见缝插针地服务客户也没什么不正常的,只是去阳台讲完了电话,宁婉再回来,手里却拿了一把扫帚,像是要打扫的模样。

  可不该很熟的两人,宁婉却用这种语气和金建华说话?这实在是很诡异。

  对于宁婉被投诉这件事,傅峥其实并不意外,不要过分代入自己当事人的情绪,不要感情用事,这几乎是一个律师刚入门时就该懂得的道理,宁婉作为一个在基层摸爬打滚多时的律师,却犯这样基础的错误,甚至于傅峥拦都拦不住。最终她面对舒宁完全情绪失控,这是非常不应该和低级的,但是错误就要付出代价,被投诉也是她必须承担的后果。

  ……

  而面对金建华这明显的一语双关,宁婉不仅没推拒,反倒是含羞带愤般笑了笑:“难道金par是要吃了我吗?”

  和金建华约好了见面地点, 宁婉在心里又盘算了盘算明天的计划,把录音笔放到了包里,这才安心睡了觉。

  高远其实长相看起来颇为憨厚,然而自从听了傅峥那一番悲惨遭遇后,宁婉再看他,就怎么看怎么觉得奸诈了,连平时颇觉得亲切的笑容,如今细细品来,也终于发现了点淫邪的意味。

详情

猜你喜欢

登录签到领好礼

分享到朋友圈

Copyright © 2020